奥门巴黎人手机网址 > 名家 > 关良的戏画创作富有独特东方神韵

关良的戏画创作富有独特东方神韵

戏剧与水墨画在艺坛似是一对姐妹,共同享有中国文化象征的美誉。而中国水墨戏剧人物画,则将二者融在一起,珠联璧合,使其散发出更为浓郁的东方艺术神韵。广东人关良,对于近现代中国戏画的创作开启了新的局面。 超级戏迷看戏总是带着速写本 关良爱戏,他与戏剧的缘分可以追溯到童年时期。关良年幼时全家从广东迁至南京,住在两广会馆,会馆的隔壁有一个戏院子,近水楼台使他从小就有机会看戏,培养了他对戏剧的浓厚兴趣。 从这些声情并茂的戏剧里,关良滋长了对英雄的崇拜之情。戏剧对关良不仅仅是一门艺术,而是历史、文化、民俗、道德观念的浓缩。在南京的那些年,除了上课读书、课后看戏,关良还根据收集的“洋片”(香烟牌子)上的人物,再联系自己看戏后的感受以及想象,开始模仿涂鸦。“武松打虎”“花和尚鲁智深”“诸葛亮”、“红孩儿”生动的故事、有趣的造型、多姿的色彩、简易的线条,让他乐此不疲。“两广会馆”小舞台的熏陶,为后来关良创作戏剧人物画埋下了伏笔。 随着年龄的增长,关良成为一个超级戏迷,在工作之余,经常去看戏。每次去看戏的时候,他总是带着速写本,尽量记录舞台上演员的音容笑貌、神情姿态,回到家里又试着在宣纸上进行整理速写。 他看戏会特别入戏,正如他自己坦言:“有的戏看过几十回,背熟了,又会唱,去看高手演出还会捧腹大笑,或者热泪盈眶。眼前台上一举一动都会唤醒昔日种种回忆,看过的名家或无名者的绝招,那种温习也是享受。最后感动自己的原因是当下或从前的东西,根本讲不清楚。” 业余时间,关良还到科班出身的行家处学戏。他买了髯口、马鞭、靴子熟悉了唱、念、做、打的每招每式。亲力亲为艺术体验,使他具备了呼之即出的生活基础,为他后来创作戏剧人物画奠定了生活与情感上的准备。 作品融西画技法和国画气质于一炉 关良最早学的是西画,在日本留学期间,师从藤岛武二和中村不折,在他们的指导下,关良接受了扎实的写实基本功训练,并对印象派、后印象派等欧美现代艺术流派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1923年,关良学成回国,在西方艺术民族化方面进行了自觉的探索。对此,他曾如是表述:“我这一阶段的画开始注意到对外来艺术的吸收、融化,之后,如何将它作为自己本民族的表现手法,正作着种种尝试和探索。我觉得学画要进得去,又要出得来。对于学到的东西要加以消化,逐步变成为自己的东西。学的东西要丰富,但又要不易看出它原来的痕迹,使之成为自己画风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而创造出自己的风格与面貌来。” 此外,与郭沫若、郁达夫、茅盾等诸多文坛大家的交往,也让关良受益良多,开始探寻新的绘画母题,思考如何在作品中体现中国传统文化精神。于是他尝试着用中国画的材料、工具和传统技法描绘戏剧中的人物和情节。开始他对自己的这些作品缺乏足够的信心,但得到了郭沫若的鼓励。他曾这样称赞关良的作品:“旧剧脸谱及装束,本身已富有画意,良公以此为画材,为国画别开一生面,甚觉新颖可喜。且笔意简劲,使气魄、声容活现纸上,尤足惊异”。 1942 年关良在成都举办水墨戏剧人展,他融西画技法和国画气质于一炉的作品得到大家的肯定。郭沫若看了展览后还在《中央日报》副刊上撰文称:“关良先生有深固的西画根底,同时更深入国画的堂奥,从他的作品中表现出来的风格,显然富有一种极大的创作感。”展览的成功再次激发了关良的信心,也标志着他的戏剧人物画取得了成绩,在画坛占有一席之地。 与京剧艺术家盖叫天成莫逆之交 关良曾说过:“戏剧表演与绘画相通”。抗战胜利后,关良到杭州国立艺专任教,与“南派武生泰斗”、京剧艺术家盖叫天毗邻而居,共同的喜好使他们成为莫逆之交,经常抱膝谈艺。关良一生观看盖叫天的演出不计其数,对他所演的经典剧目达到耳熟能详的程度,并且经常“录之于本”,积累了盖叫天“成百上千张各种场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