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门巴黎人手机网址 > 名家 > 鳞潜羽翔,沉鱼落雁

鳞潜羽翔,沉鱼落雁

  残酷之美,孟涛一路出来。  美之残酷,我们一路进去。  题记

  序  光平者,骑士也,以其雷霆之马,驰骋于画坛,荡尽古道形质,铸著西风凛冽,横扫千载,慨然而歌。歌曰:力拔当代兮气盖世,托足无路兮驹瞠目。初秋上海个展,图像文字偕成典藏,余不赘述。  今孟涛、邱光平新作联袂,王林先生策其展,赐其名,禽兽人间,得关系兮三味,凸隐喻兮旨要,涵暧昧兮销魂。二君与我身毗心邻,遂有先睹之快,豪睹之大快,酣畅之快,岂能独享,欣然为文。  高仰孟君也有年,诤赏孟君每觉新。嫡巍巴山,星座成渝。襟万源而朝天门,笼高屋而引蹊越。江流无声,而风流自标。  昔之油画风景,合国画情调于布上,穷版雕肌理于毫端。入繁而出简,斟季克拉斯基之几何;薄施而蕴厚,酌爱琴克里特之曲流。洗暮沉而生朝露,懈缚绳而出新象,实为古质今妍之典范,国画西化之翘楚也。一时表效者众。  然孟君才调暗湍,岂肯泥步于斯?修之行之,求之索之。为道日损,为艺日进。鳞潜于九地之下,羽翔于九天之上。攻守之辨,取舍之道,尽在鳞羽之间。今日之观众,巨撼其中年变法之勇,愕诧其生花妙笔之美,复知其修行之苦乎?听涛声兮鱼凄凄;闻禽声兮我戚戚。歌曰:  吾爱孟涛君,风流天下闻。  红颜矗画坛,日夜抚禽声。  以其画观其德,达诚达敬。  诚者,剔透之真也。《中庸》云:唯天下至诚为能尽其性。尽其性而尽人性,而尽物性,而可化育,而与天地参矣。  敬者,正气之端也。生之意融、爱之意合,通西学之崇高,矢中学之本根。《老子》云:道大,天大,地大,人亦大。敬然也。  迄于今,人类历数万载之造化、演化、分化、教化而文化。人与自然,混沌始,和之争之复宰之;视而今,冥之乱之复痛之。天人合一如镜花,大道自然似水月。人之惑也,人教之惑也!教也者,既知物教,复追人教;既知人教,复归物教。物教者,天教也。禅从是山非山又是山,艺从平正险绝又平正。孟君不囹于人教,慨览天地,悲于万般之煎急,悯于周遭之噬虐。惮惮于虑,惴惴于情,焚焚于劫,鳞不能潜,羽不能翔,念天地之悠悠,独斯人而涕下。  以其画度其才,且静且渊。  天赋其才,才铺其调,调蕴其艺。张之为画,格调第一。谚云:成功乃一分之天才,九分之勤奋。彰勤奋而小天才者,盖语于大众也。应之国维先生成大事竞大业三境界,一分天才如独上高楼,九分勤奋如消得憔悴,若无独上高楼之才力,即使消得十分憔悴,蓦然回首,那人岂在?  孟君才气静,荡胸次以藏珠玑,湎万卷而锁逸风,英飒敛己,铿锵让人,意抒婉约,静穆而盎然。  孟君才质敏,万象浅砺,即能见机见锋;善觅切口,出则拔柱入则灸针;屡焕错彩,群贤毕至而涛声自洪。  孟君才性偏,大才鲜有不偏者,偏之爱之,专之擅之。游于艺,专于画,生而如此,四十年亦如此。  孟君才力高,气质疏灵,故状物象之笔精雕而不紧,刊质感之理繁皴而不冗。  孟君才渊,惟气静,掩其敏,护其专,屈其高,故初识难觅其渊。静水最是深流,前人一语道破。  孟君之画,见情见性,直从才出。无尺幅鼓弩,无一笔造作。其画少而不赘,小而不枯,缓而不庸,翩翩才情,缕缕不绝耳。其未尝大开才具于画坛,才渊而重学也。  以其画勘其学,形上形下。  即或当下,于文化知识分子之尊称,莫过于学者也。  但凡遗汗青有一爪之痕,未有不治学者。志于学,至于学,治于学,孜于学。孔子大学,荀况劝学,韩愈进学,东坡饱学,才质以学文,故能彬彬也。  论艺首重天赋,多看勃之,多练发之。才高八斗,无磨勘之学,终难成就。孟君之学,擒拿之度,上下之迹,吾惊之敬之。  学而能开。发乎于艺,不止于文史哲,阔之于文化视野。  开而能博。纵古今,横中西;涵卷册,泳生活;文字饕餮,图像盛宴;阳春白雪,下里巴人,俱为绎学之资也。  博而能约。用其宏,取其精。思筝万里翱,线头掌心掠。  形而上谓之道,形而中谓之术,形而下谓之技,孟君学力之圆融也。舟楫善渡,风帆善举。术乎艺,形上以乾坤,生命涅槃;形下以绘事,作品说话。

上一页 123 下一页

  • 首页
  • 电话
  • 巴黎人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