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门巴黎人手机网址 > 欣赏 > 戴爱莲:大爱无我,大爱无边

戴爱莲:大爱无我,大爱无边

人要老,是一大悲哀,能把悲哀嚼出欢笑,唯有爱!叶明明,戴爱莲的女儿。她向我讲述了舞蹈家病榻加入中国共产党的情景,涌上我心田的,就是这两句话。

戴爱莲素常活力充沛,时光仿佛不能侵蚀。孰料,去岁9月,她被病魔击倒,住进了北京协和医院。也许是望九高龄脏器弱,也许是水米难进输液多,戴爱莲双耳几近失聪,懒怠启齿多言,只是常常喃喃自语“难受,难受”。一块小黑板成了沟通的渠道,明明在黑板上写道:我回去了,明天再来。她点点头;医生在黑板上写问:你哪里难受?她似乎也说不清楚。舞蹈家日趋消瘦憔悴。

11月份,好消息像春风吹拂病房,叩响了戴爱莲的心扉。

12月26日下午,戴爱莲的病床被推入高干病房4层接待室,墙上悬挂着一面鲜红的党旗,映照得满室春晖。文化部党组书记、部长孙家正步入室内,握住戴爱莲的手,介绍她加入中国共产党。手与手相握,心与心相通,一瞬间成为温暖、幸福的永恒。赵汝蘅代表中央芭蕾舞团党组织宣读了支部大会的决议,并引领戴爱莲宣誓。党组织的勖勉之语,使她的心火蓬蓬地燃烧,染红了双颊,绽放了唇角,再现了舞蹈家昔日的风采。她虽然鼻子上插着氧气管,虽然瘦骨嶙峋,虽然听觉迟钝,但她举起了左手,坚定而庄重,字字清晰地跟着念:“我志愿加入中国共产党……”

医不能撑,药不能助,衰损的机体在宣誓入党的那一刻却焕发出如此的生命力!当今的一些年轻人会不会觉得讶奇?

曾记得,画家叶浅予生前深情地为我描摹初识戴爱莲的情景。那是1940年早春,廖梦醒转达宋庆龄先生的嘱托:有一位从英伦三岛回港的华裔舞蹈家,准备在此举办芭蕾舞和现代舞的个人表演会为抗战募捐,她语言不通,人生地疏,希望画家能助一臂之力。当他见到戴爱莲的仙姿妙舞,脱口赞为“天人”;更感受到这位同胞万里赴戎机、一心报祖国的滚烫热忱,因而引为同道。为抗战出力,成了春风中飘舞的红绸带,缔结了两人邂逅相遇、一见钟情的佳话。

巴黎人所有网站,曾记得,1988年初,恰逢神龙飞临九州大地,我踏进了戴爱莲雅静的寓所。那年是她的本命年,岁庚七秩晋二,刚刚出访归来。我告诉她,有人开玩笑,说她是国际巡回舞蹈大使,因为她是国际拉班舞谱学会会员,国际舞蹈理事会副主席,频繁穿梭于国际舞蹈界,尽力沟通中西舞蹈。她笑容可掬地倾听,饶有兴味地说自己曾六下云南,今春打算再度飞往大理,和白族姐妹共度火把节。她要融入姐妹们的舞群,记录她们色彩缤纷的舞姿,向同行、朋友和全世界传播弘扬中国民间艺术。这位不倦的舞者,似乎忘了少时在伦敦刻苦学习的是芭蕾舞和现代舞,无限憧憬地表白:“可能我的专业搞错了,应该研究少数民族舞蹈。这是一个极为丰富的艺术宝库,我为我们的民间舞蹈而自豪!”

对啊!戴爱莲返回祖国,倾全力寻觅的是中国舞蹈之根,探索的是中国舞蹈之路。抗战期间,她数载采风于少数民族地区,挖掘创作了一台“边疆音乐舞蹈大会”,1946年3月演出时震撼了重庆山城,成为中国舞蹈的奠基之作。新中国成立后,她编创的《荷花舞》和《飞天》被国家确认为“20世纪经典”。

往事与今情旋转交叠,我深深感受到:对戴爱莲而言,简单而又无比强烈的激情主宰着她,爱祖国,爱人民,爱舞蹈事业,和对共产主义的坚定信念紧密相连。

早在英国留学期间,年轻的戴爱莲就信仰共产主义,加入了英国共产党。她以为回国以后可以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但周恩来同志告诉她,还要重新申请。几度大潮磅礴,几回斗转星移,她的愿望只能深埋心底。如今,夙愿得偿,旧梦又圆,她怎能不绽放出生命中最灿烂的笑容!

最近,戴爱莲于病榻立下了遗嘱,大意是:我是国家的人,是芭蕾舞团的人,我有一处私人房产,银行里也有点钱,我想捐给国家,希望芭蕾舞团能够接受。

我问叶明明:“她不给你留些什么吗?”

明明坦荡地回答:“戴爱莲说啦,明明有房……”

大爱无我,大爱无边,环顾宇中,达此神境者能有几许?

戴爱莲小传

戴爱莲,1916年生于中美洲特立尼达岛,5岁习舞,7岁登台,14岁远赴伦敦学习芭蕾舞和现代舞。23岁归国,开拓我国民族舞蹈资源,逐步摸索出中国舞蹈发展之路,历任中央戏剧学院舞蹈团团长,北京舞蹈学校校长,中央歌剧舞剧院芭蕾舞团团长,中央芭蕾舞团艺术指导、顾问,中国舞协主席,中国文联委员,国际拉班舞谱学会副主席,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舞蹈理事会副主席,中国舞蹈家协会名誉主席。

(文章作者:admin)

  • 首页
  • 电话
  • 巴黎人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