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鹳雀楼:一个五线女演员之野望

作者:大宋词坛

  ——出道之后连换三个艺名,现在的四个字名字还容易被误会是日籍,但她却是祖籍山东,土生土长的贵州大妹子;

  励志教材——2013年还是在《辣妈正传》里给孙俪作配的n番,五年后就入选金马奖最佳女主和孙俪同场竞技;

  汤唯翻版——和高水准的导演合作,参演的影片尺度大到让人倒吸一口凉气,但凭借出色演技得到专业奖项的提名认可;

  群嘲对象——刚入选金马奖就被人发通告一顿狂吹,被各路吃瓜观众群嘲,凭实力展示如何败坏路人缘。

  金马奖揭晓后,落选的她迅速被人们遗忘,这些标签昙花一现,曾落在她身上或赞美或嘲笑的目光也随之转瞬即逝。

  汤唯凭借《色戒》拿奖后曾说:“我的过往无人提及,仿佛我是一个空降兵,直接落到了金马奖的颁奖台上。”

  周迅、孙俪、赵涛这几位成名已久的优秀女演员,人们对她们的入围自然喜闻乐见。

  观众对她的过去知之甚少,也不会有太大兴趣去了解一个陌生演员的过往,只有一些媒体借着金马奖的热度梳理入选女演员时,曾美慧孜才会被捎带嘴地提起。

  但曾美慧孜不是突然冒出头的演艺新星,从第一次触电算起,她已经是出道14年的影视圈老人了。

  2002年,曾美慧孜还是曾子灵,曾子灵就是典型的别人家孩子,这一年她在首届新苗杯主持人大赛中获全国第三名。

  2003年,剧组选演员,曾子灵也录了一段一分钟的自我介绍,然后被娄烨选中,出演了一部在后来被无数文青奉为头部经典的电影——《颐和园》。

  曾子灵在电影里饰演女主余虹的朋友冬冬,乖巧、齐刘海麻花辫还谈得一手好琴。

  但《颐和园》整部电影都是郝蕾一个人的主场,浪漫、敏感、孤独、疯狂、奋不顾身、歇斯底里。

  因为碰到了郝蕾这种神级别的队友,曾美慧孜的演技被残酷碾压,但初次接触影视圈,就能感受到如此出色的创作,应该也是一种幸运。

  但在一次采访中曾美慧孜也表示:“在《颐和园》之后拍摄的电影都是因为导演们想知道冬冬这个女孩长大后是什么感觉。”

  在这部由李玉指导,2007年上映的电影里,曾美慧孜演一个洗脚城的小妹,角色戏份不多,但前后极具反差:

  原本被客人摸胸都要恶狠狠回击的小妹在失业后沦落成了妓女,最后被嫖客谋财害命。

  这个角色让曾美慧孜有了更多的表现空间,之前的小妹被老板训斥时眼里含泪,咬牙说客人活该,即使被开除也坚决不承认自己做错。

  之后却光速滑向了堕落的深渊,美滋滋地向苹果炫耀自己靠出卖肉体换来的新手机。

  但提到这部片,人们还是最津津乐道于范冰冰的激情戏份,配角曾美慧孜依旧是个小透明。

  事实上,不仅是刚出道的前几年,一直到现在,曾美慧孜都是一个没有什么知名度的演员。

  2008年在电影《气喘嘘嘘》里与葛优对戏、还出演了总政话剧团的剧目《日出》;

  产量虽不高但总归每年都有新作品,按照这个势头发展下去,曾美慧孜不至于到2018年还是默默无闻的状态。

  当年的一段采访记录下了她一路狂奔去学英语的过程,曾美慧孜也表达了自己想继续学习的想法,这时她完全可以借着热播剧《手机》的热度继续接拍新戏。

  在纽约游学期间,曾美慧孜白天在NYU上课,晚上在百老汇进行音乐剧的训练,并参演了HBO美剧《纽约意大利黑帮》与百老汇音乐剧《芝加哥》。

  2013年,游学归来的曾美慧孜受到《手机》导演沈严的邀请,在都市爱情剧《辣妈正传》里饰演搞笑配角——仙仙。

  仙仙和牛彩云开发了曾美慧孜的喜剧表演,但显然这两个没什么记忆点的角色是不足以让观众记住曾美慧孜的。

  或许是在国外的文化审美里走了一遭,又或许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审美意识随之上线。

  游学回归后,曾美慧孜开始逐步褪去初代乖巧土气的外壳,转身凹上了百变造型。

  曾美慧孜在采访中曾说“出国深造给了我二次生命去重塑表演职业生涯。”显然不止外在的脱胎换骨,她的内在也充盈了不少。

  2015年3月,曾美慧孜参与了为上海当代博物馆开幕创作的行为艺术《再见·路易斯康》。

  她的表演带有全新的个人风格和独特魅力,从眼神里望进去曾美慧孜也不是一张白纸,而是充满了无限可能。

  不同于其它女明星欲遮还羞一咏三叹扭扭捏捏表达择偶观的做法,逐渐活出了真实自我的曾美慧孜在爱情上也是特立独行。

  她在采访中大方表示因为从小缺乏父爱,自己是个不折不漏的大叔控,并且对爱情永远抱有美好的憧憬:

  能说出这种话的姑娘,大抵都是敢敞开了心轰轰烈烈的去爱,胸口刻着一个“勇”字的王者。

  爱情之于她们,不是两个人从热恋到互相折磨的无趣,而是两个灵魂互相滋养的过程。

  如果看到曾美慧孜的豆瓣主页,你会有一种这个姑娘肯定能折腾出什么来的感觉,因为除了常规的履历介绍,里面还有这样一句神来之笔:

  在章明导演的电影《冥王星时刻》里曾美慧孜演一个闭塞山村中的寡妇,是一个仅凭后背就能锁死观众目光的角色。

  导演毕赣的新作《地球最后的夜晚》,曾美慧孜也有份出演,这部影片也入选戛纳国际电影节“一种关注”官方竞赛单元。

  还有不得不提的让曾美慧孜开始受到主流媒体关注,并提名金马奖女主角的《三夫》。

  曾美慧孜本就不属于骨感类,拍摄《三夫》时,又刻意每晚都狂吃麦当劳,成功增肥二十斤,才有了剧中极富冲击力的肉感。

  《三夫》作为陈果的“妓女三部曲”的终结篇,画面比前两部更富冲击力,目前流出来的一分半钟预告里,有一半的时间曾美慧孜都在做运动。

  令人咋舌的放荡和不为人知的落寞,巧妙的在一个角色里融合了,即便是一个呆呆傻傻的角色,曾美慧孜也能锁死你的目光。

  陈果在《榴莲飘飘》中借妓女阿燕在香港的“肉搏”经历和阿芬一家人的颠沛,隐喻中国在世纪之交的经济状况;

  《香港有个荷里活》则借上海天使这个角色身上的故事隐射大陆和香港之间的关系。

  而在这部《三夫》里,陈果想表达的也绝不仅仅是表层的情色,激情肉欲都只是陈果为表达真实想法加盖的障眼法。

  和金马奖失之交臂的曾美慧孜最终还是没能一举成名,她依然是吃瓜群众眼里为了红发通稿被群嘲的对象。

  但这样一位不同于主流、自走自路、野心勃勃的姑娘,无论得奖与否,金马奖都不会是曾美慧孜的终点。

  他们的目光很快会被下一个瓜吸引,直到他们吃瓜吃到消化不良才会发现,原来当初的群嘲对象悄悄在影视圈开辟出了一方天地。

  我一直很喜欢她的这张照片。曾美慧孜站在香港深水埗的食品市场横幅下,她精心打扮,与整个市井格格不入。

  就像这个回头望她的中年男人,他或许会很迷惑这儿怎么出现来一个隆重而怪异的女人。他不知道的是,一个小镇出来的女人,对于她来说标新立异意味着什么。

  在我看来,曾美慧孜就像是《立春》里的王彩玲,活得十分执拗。而像王彩玲这样的人,很难用失败或者成功来定义,她们将永远处于一种蠢蠢欲动的状态里。

本文由澳门星际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