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蓉楼送辛渐:抽“诗”剥茧读出不一样的意境

作者:大宋词坛

  中间有一个脉络,就是意脉我们读诗的时候会通过一个一个诗句体会意象,慢慢地、像抽丝似地把这个意脉把握住了,进而真正体会到诗歌的意境到底是什么。不同的人面对同样景物会形成不同意象和感慨由这些误读,引出一个话题——如何理解诗词艺术?诗歌实际上由意兴、意象、意脉组成,可我们读诗的时候其实跟诗人做诗的方向是相反的。诗人产生了意兴,然后意兴流动成为意脉,产生了一个一个意象,把这些意象贯穿了就是诗。但因为这个意脉很隐蔽,所以我们读诗的时候会通过一个一个诗句体会句子中的意象,慢慢地、像抽丝似地把这个意脉把握住了,进而真正体会到诗歌的意境到底是什么。总的来说,把握诗歌的意兴、意脉、意象,就能比较好地去读诗。

  总的来说,把握诗歌的意兴、意脉、意象,就能比较好地去读诗。这里面,特别重要的是一定要很好地把握诗歌的脉络。如果读不通,一定说明有问题。有问题就要去查,把它弄通。把诗读通了,既长了知识,诗也理解了,这也是最简单的读书道理。

  比如,中唐与盛唐的人写出的诗就不一样。例如,“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诗里面的景象,不是没有施加之痕,但总的来看是一种傲然挺立的坚韧形象,境界开阔。原因何在?因为盛唐强大,中唐已经衰落,到晚唐就更孱弱了。

  所以,晚唐的陈陶写《陇西行》:“誓扫匈奴不顾身,五千貂锦丧胡尘。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深闺梦里人。”气象萧瑟,是一种接近死亡的气象。思念的人,现在已经是无定河边的枯骨了。这里面,“无定河边骨”跟“深闺梦里人”就是一种意象的对照。

  盛唐时期诗歌是雄浑的,中唐的诗比较“奇”,晚唐的诗更多是“小”。王昌龄写《西宫春怨》:“西宫夜静百花香,欲卷珠帘春恨长。斜抱云和深见月,朦胧树色隐昭阳。”虽然写宫怨,但写得比较典雅。

  到中唐的时候,李益写一个宫女非常痛苦,长夜难熬,“似将海水添宫漏,共滴长门一夜长”。这个长夜是怎么表现的呢?就是宫漏。古代的滴漏计时器,好像海水添到里面,滴都滴不完,长夜长得可怕,这是中唐人喜欢用“奇”。

  到了晚唐,诗人更喜欢写一些细节。朱庆馀写《宫中词》:“含情欲说宫中事,鹦鹉前头不敢言。”两个宫女并列站在栏杆前,想说一些悄悄话,可是“鹦鹉前头不敢言”。为什么呢?因为鹦鹉是学舌的,宫女讲的话要是从鹦鹉口中传出,被其他人听见,可能就要倒霉被杀头了。还有张祜写的《赠内人》:“斜拔玉钗灯影畔,剔开红焰救飞蛾。”长夜难过,难过到什么程度?在灯影畔哭诉,然后看见一只飞蛾扑到灯心上,于是用头上的金钗把灯心剔开,救出那扑火的飞蛾。通过这样一种细节来描写一种苦情,真是如梦如幻。

  (作者为中国唐代文学学会副会长,本文根据东方讲坛·思想点亮未来系列讲座速记稿整理而成)

本文由澳门星际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