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浙江新闻关注浙江在线微信

作者:朗读者

  12月21日,木心美术馆成立三周年,也是木心先生逝世七周年。晚上,由乌镇掌门人陈向宏和他的朋友们发起的“他们都唱从前慢”主题音乐会在乌镇大剧院上演。

  不同版本的《从前慢》演绎者叶炫清、刘胡轶、谭维维、彩虹合唱团、衣湿乐队、高平、陈卫平、王英男等悉数登场,用各自的方式,唱同一个人写的诗,同一首歌。

  这场音乐会上,木心音乐遗稿的整理、编创者高平先生,给观众带来了最新编写的木心乐曲。木心先生40首音乐遗稿的整理情况也首度公布。

  从2014年,歌手刘胡轶将木心短诗《从前慢》写成歌,在选秀节目中一炮而红;到刘欢在春晚上的演绎;再到现在,这首歌又相继出现了多个版本,《从前慢》一直被继续传唱。

  所以,去年年底,有木心美术馆馆员提议,现在外面有很多《从前慢》的版本,能不能办个音乐会。因为版本一多,意味着喜欢的人多,这首歌本身被创作出来后,带了自己的生命往前走,它会被传唱。

  《从前慢》给大家的一个讯号,就是年轻人并不只喜欢正在流行的东西,或者眼前的世界,他们会想象未来,也会回头看。他们的能量比想象的要大得多,有很丰富的想象力。

  所以,这次音乐会的主角不是木心,不是木心那首诗,是年轻人。他们把这首诗变成歌,年轻人的歌,还改编出那么多版本。是什么触动他们,有兴趣去唱,再变化出其他效果,这是最动人的地方。木心已经退为一个观众了。

  从敲定演出嘉宾,到流程安排,刘胡轶花了很多心思,还新创了两首歌,在音乐会上首演发布,词也都来自木心的诗。

  为什么要这么久?他说,“因为要和它待着,要和它相处。如果拿到一首诗,马上就能写出来,不能说是骗人的,但至少思考和感受是不充分、不丰富的。”

  2013年底,刘胡轶无意间看到了这首诗,就默默记下了。后来花了一两个月的时间,又重读了很多遍。

  刘胡轶说,“这首歌本身最大的魅力在于文字的力量、思想的力量,音乐只是搭了便车而已。先生把人心看得很透。年轻人喜欢,因为里面有他们实现不了的事,想去做但做不到的事。人这辈子最美的事,不就是‘求而不得’吗?”

  记者还了解到,明年6月,木心美术馆将有一场巴尔扎克的手稿展览,还起了个蛮好玩的名字,叫“文学舅舅”。因为木心说过,巴尔扎克就像他的大舅舅一样。

本文由澳门星际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