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犹冀其感发而改行

作者:诗词大会

  线),苏洵经韩琦保举任秘书省校书郎。10月,苏轼苏辙服母丧期满后,伺父赴京。从眉州舟行南下,每到一地多舍舟登陆,揽胜作诗,历时近半年,留下诗作多多。时年24岁的苏轼(两年前即21岁中进士),风华正茂,意气飞扬。在此次旅途中,留下了他毕生作品中,间接称道屈原的不朽诗歌和赋文:《屈原塔》和《屈原庙赋》。

  浮扁舟以适楚兮,过屈原之遗宫。览江上之重山兮,曰惟子之家乡。伊昔流放兮,渡江涛而南迁。去家千里兮,生无所归而死无认为坟。悲夫!人固有一死兮,处死之为难。盘桓江上欲去而未决兮,俯千仞之惊湍。赋《怀沙》以自伤兮,嗟子独何认为心。忽终章之惨烈兮,逝将去此而沉吟。

  吾岂不克不及高举而远游兮,又岂不克不及退默而深居?独嗷嗷其怨慕兮,恐君臣之愈疏。生既不克不及力争而强谏兮,死犹冀其感发而改行。苟宗国之倾覆兮,吾亦独何爱于久生。托江神以告冤兮,冯夷教之以上诉。历九关而见帝兮,帝亦哀痛而不克不及救。怀瑾佩兰而无所归兮,独惸乎中浦。

  呜呼!君子之道,岂必全兮。全身远害,亦或然兮。嗟子区区,独为其难兮。虽不适中,要认为贤兮。夫我何悲?子所安兮。

  又:苏轼昔时在忠州所见之所谓“屈原塔”,经后人堪辨,实为矗立在古驿道边高近六米的东汉无铭阙(全国重点文物庇护单元,现因三峡蓄水搬家至白公祠)。“屈原塔”之说,不外是由于战国期间忠州属楚国,且该阙又是单阙,故本地老苍生不断称其为“浮图子”罢了。苏轼也在诗中自注:“在忠州,原不妥有塔于此,意者后人追思,故为作之。”于是诗中猜测:“应是奉佛人”,然:“此事虽无凭,此意固已切。”所以,虽然其时苏轼已对“屈原塔”的实在性存疑,却由于崇敬和称颂屈原,而对此成心淡化。

  楚人悲屈原,千载意未歇。精魂飘何处,长者空呜咽。至今沧江上,投饭救饥渴。遗风成赛舟,哀叫楚山裂。屈原古勇士,就死意甚烈。世俗安得知,眷眷不忍决。南宾旧属楚,山上有遗塔。应是奉佛人,恐子就沦灭。此事虽无凭,此意固已切。前人谁不死,何须较考折。名声实无限,富贵亦暂热。医生知此理,所以持死节。

  全诗24句。大量情感强烈的词语描写和反衬谈论笔法交相呼应,感情色彩极其浓重,审美取向十分明白。诗人深为楚人对屈原深切爱戴之情所打动,更为屈原无愧于这份公众爱戴的高贵人格所强烈传染,跪拜倾倒。

  人们隐讳13日出游、13人同席就餐,13道菜更是不克不及接管了,以至在西方片子院找不到13号位置...

  苏轼(公元1037年1月8日—1101年8月24日)与屈原(公元前340年-公元前278年)相隔千余年,却有着本性般的契合。他少年起就喜爱屈原,其作品熟读于心,青年时代更为崇敬。《屈原塔》和《屈原庙赋》,以屈原之“死”为主题,分歧角度凭吊抒怀。满怀密意的诗文中,可见年青苏轼对屈原已有极其深刻的认识和理解。

  惟高节之不克不及够企及兮,宜夫人之不吾与。违国去俗死而掉臂兮,岂不足免得于后世?

  从屈原到苏轼,两座世人敬重的精力高峰,相隔1300多年,闪灼着中国文人高尚人格力量薪火相传的不朽光线

  大江东去兮,屈子颂不歇。龙舟思追愤,楚粽鱼泣啜。落枫哀猿哽,山鬼女萝咽。遗塔无考处,九域高天澈。铁琶铜板起,长路意已决。乱石连恶浪,坎坷风雨雪。东坡功业几?流放最奇绝!壮矣老汉狂,困厄浑不屑。人世立高标,锷锷傲宇裂。辱荣风吹散,存亡轻一瞥。家国丈夫心,汨水赤壁月。江声穷不尽,万古风流彻。

  峡山高兮崔嵬,故居废兮行人哀。子孙散兮何在,况复见兮高台。自子之逝今千载兮,世愈狭而难存。贤者畏讥而改度兮,随俗变化斫(zhuó)方认为圆。黾勉于乱世而不克不及去兮,又或为之臣佐。变丹青于玉莹兮,彼乃谓子为非智。

本文由澳门星际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