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浦·旅怀:好一盘“落日熔金”

作者:诗词大会

  “落日熔金”是我别出心裁地经过文字包装的一道家常菜。既然要说得漂亮些,总得有个雅号才好,故借用《永遇乐》中的“落日熔金,暮云合璧”来描述。好一盘“落日熔金”,晚霞殷红漫天,落日余晖灿灿,番茄炒鸡蛋是也!

  落日熔金如画美景。西下的夕阳裹上橘黄色,稳稳地落在村头的树梢上。柔和的光泻下来,给砖瓦房镀上一层华丽的金黄。房顶成了光影交集的舞台,天空成了涂满油彩的画板。晚霞浓妆艳裹,轻歌曼舞;天际五彩缤纷,美如画卷,是美好一天的华丽收场。

  落日熔金珍馐美味。大地成了一只巨大的盆盏,盛满了红绸一般的云霞,裹着一闪一闪的金光,红黄镶嵌,说番茄炒鸡蛋真是惟妙惟肖。想着想着,眼前的太阳便又向下溜了一截。夕阳的红色变深了,就像贪嘴的小姑娘害起臊来!

  菜肴讲究色香味形俱全。番茄炒鸡蛋的色泽红黄交织,倒是让我想起:红黄是庄重的颜色。中国国旗纯红的本色和金黄的五星是国人心中的向往。国之强大带来了老百姓生活的安宁吉祥。每逢隆重庄严的时刻,五星红旗冉冉升起,场面气氛肃穆,人人心生敬仰。面对“落日熔金”,我肃然起敬。

  一盘番茄炒鸡蛋放餐桌上。鸡蛋展示金黄风采;番茄呈现满腔热忱,真是活脱脱的大家闺秀,显得秀而不媚,艳而不俗。那个香呀!闭起眼来,茄香蛋香袅袅娜娜,丝丝飘入鼻翼,熟悉而又亲切。

  原本我并不喜欢番茄炒鸡蛋。从小讨厌番茄那种西域带来的异味。番茄,番邦之茄,起源于南美洲,转辗来到中国。刚接触番茄,那红彤彤的颜色、圆溜溜的果实让人爱不释手。一咬,一股异味直灌喉咙,吃得兴致没了影踪!再说,在食不果腹的年代,吃菜总是马虎的。在校读书时,食堂难得供应番茄炒鸡蛋,满怀着希望,可蛋片稀少、番茄夹生,哪有美味可言?

  一个初夏的傍晚,天色已黑。母亲提着水桶一瘸一拐回来。父亲问:怎么啦?母亲说不小心踢着脚趾头了。细一看,母亲的大脚趾淌着殷红的鲜血。母亲收工回家,惦记着刚种下的番茄秧,赶紧去浇水,把脚趾给踢坏了。我突然领悟到番茄来之不易,由此对番茄有了莫名的亲切感。还有,全亏家里喂养了几只母鸡,才“咯嗒咯嗒”生出蛋来。鸡蛋在缺吃少穿的年代弥足珍贵。一盘番茄炒鸡蛋凝聚着父母的心血。我渐渐习惯了番茄的异味,番茄炒鸡蛋也变得亲切可口起来。随着番茄炒鸡蛋做得越来越精致,我也越来越爱吃了。

  青花瓷盆里的番茄炒鸡蛋,蓝天白云,漫天晚霞熠熠生辉,橙红夕阳流光溢彩,盛器之美无与伦比,形态之美国色天香,搭配之妙精妙绝伦。

  番茄广含人体所需的各种养料,是一种优质而又深受百姓欢迎的果蔬。而鸡蛋富有蛋白质,是提高健康体魄的佳品,老百姓几乎没人不爱吃。番茄炒鸡蛋,“优质”与“佳品”以最淳朴的方式相遇,完美的结合必然得来圆满的结局。嘴里吃着美味,心里想着实惠,这是上苍的眷顾,更是勤劳的回馈。

  眼下国人的生活条件普遍改善,吃饱后追求吃好。可三百六十五天,老吃几样小菜,不腻才怪呢!然而想要备好一日三餐也非易事,每天都得变着花样调换品种来调节口味。看看,那得换多少菜肴种类?说来也怪,我家常吃番茄炒鸡蛋,非但我食而不厌,而且家人都蛮喜欢。细想,一是番茄炒鸡蛋口味不错;二是营养丰富且全面;三是食材备料方便。还有,对“马大嫂”来说,番茄炒鸡蛋烹饪方便,简单而又快捷。

  由于爱吃番茄炒鸡蛋,一个星期总会吃上两三回,故而我的番茄炒鸡蛋的手艺日趋精湛。退休之后技艺更是突飞猛进。番茄划十字,放沸水里一烫,轻松剥皮,再切小块,备用。敲鸡蛋,撮少许盐,打匀;起油锅,小火,将蛋液翻炒至八成熟,起锅。锅刷净,放油炒番茄,煎透,然后把蛋片倒入锅中同煮,烹少许水,放盐调味即可。如要考究些,蛋液中放细葱花增香;若在蛋液里加几滴白酒,炒出来的蛋更蓬松,这样的番茄炒鸡蛋算是比较精致了。粗陋一点,先炒番茄,直接倾入蛋液,红黄混合,自成一体,口味倒也不差,只是品相蹩脚一点。要牢记一点,番茄炒鸡蛋用诸如糖、味精之类的调料提鲜,那是多此一举了。

  番茄炒鸡蛋有晚霞的流光溢彩,有夕阳的金碧辉映,卖相上乘!搛一筷上口,番茄酥烂,汤汁酸甜;炒蛋滑而不老,细腻绵软,真乃普世佳肴。吃得只剩一点残羹,也要倒到饭碗里,巴拉巴拉全进了肚皮。一粥一饭,当思来之不易。一景一菜,当全心感受。落日霞光,柔美似锦。番茄鸡蛋,营养至尊。好一盘“落日熔金”,欣赏,品尝,人间有味是清欢!

本文由澳门星际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