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女操:闺怨诗主要意象

作者:诗词大会

  月、梦、泪、雁、寒蝉、更漏、笛声、花红、鹦鹉、黄莺、燕子、银河、流萤、飞蛾、烛光等。这一类意象都带着强烈的愁怨色彩,闺中女子看着这些美好的景色或伤春、惜春,感叹春光美好却如同自己的青春一般短暂而容易消逝;或在空虚寂寞时对着这些景物打发时间、向往自由快乐的生活;又或望景怀人,看着迁徙的大雁、或圆或缺的月亮而思念远方的夫君。

  【赏析】撷取了一位少妇日常生活中一个饶有趣味的细节,寄希望在梦中与丈夫相会,却被不知趣的黄莺惊扰了她的美梦。表现了女子寂寞惆怅而又无可奈何和对丈夫的思念、想往。

  【赏析】诗中描写了一个失意宫女的孤独生活和凄凉心情:夜间寂寞凄冷,只能用罗扇扑打萤火虫取乐。一个人坐在冰凉的台阶上,仰望银河,看着牵牛织女星,徒增孤寂。这样一个生活画面,将宫女那种哀怨与期望相交织的复杂感情见于言外,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封建时代妇女的悲惨命运。

  织布、捣衣、缝衣、登高、凭栏、梳洗、画眉、梳妆、做梦等意象。捣衣、缝衣是征人妇为守边打仗的丈夫缝制冬衣的行为,在捣衣缝衣中寄托相思和对战争的怨恨。登高、凭栏都是为了守望不知归期的夫婿,而梳洗则是感叹红颜无人欣赏的悲寂。

  【赏析】日夜盼归的日子终于到了,女主人精心梳妆打扮了一番,登上江楼独自凭栏眺望。但是等了一艘又一艘的帆船,都不是她所盼望的那一艘。天色渐昏,肝肠寸断在那白蘋洲上。整首词短短的两句二十七个字,字字精炼,句句精彩;把一个独守闺房盼郎归的女子的那种由欣喜期盼到失望断肠的心情刻画的淋漓尽致,女子的形象逼真地呈现在我们面前。

  【赏析】此词摄取了思妇“梳洗”、“弄妆”等生活细节,写女子起床后的娇慵姿态,以及妆成后的情态,暗示了人物孤独寂寞的心境。全词把妇女的容貌写得很美丽,服饰写得很华贵,体态也写得十分娇柔,在描绘了一幅唐代仕女图的同时,更反衬人物内心的寂寞空虚。

  【赏析】此诗写闺中少妇思念远征的丈夫。“晓吹员管随落花,夜捣戎衣向明月。”少妇早晨在落花中吹着筼管,夜晚在明月下捣着征衣。少妇捣帛制衣寄征人,睹物思人,怀念远人的情思不禁油然而兴,因此捣衣成了闺怨诗的绝好题材。

  灯、烛、珠帘、被、团扇、床枕、帷幕、帏帐、镜、画屏、熏笼等。这些意象都是闺房中的物品,独守空床的少妇将房内物品描绘得巨细靡遗,不正是她们空虚寂寞冷之下,在诺大的房间里寻求慰藉,或睹物思人,或想象未来相聚的美好。

  【赏析】女子独守空房,辗转反侧难入眠,漫漫长夜难以打发,空房寂寥,红烛高烧,百无聊赖中,她只好剪烛花以消遣寂寞了。一“频”字,写出了女主人公的焦灼不安、心神难宁。“欲三更”接续“夜久”两字,极写思妇饱受孤独寂寞煎熬之苦。接着一个“凉”写得独特,这是全诗的诗眼,照应首句的“秋气清”,以触觉状态写视觉形象。从窗外梧桐树缝筛下的婆娑月影,斑斑驳驳地铺满了冰凉、空寂的床席,今夜谁都不会给她送来温暖。这情景令人凉从心生。“满”字表面是写光影之浓,其实是写忧思满怀,剪不断理还乱的郁闷之感。这一句明写屋内月色之凄美,暗表人心之失落,虚实相生,韵味悠远。

  庭院、行宫、高楼、宫殿、玉阶、玉阑、窗台、章台、栏杆、宫墙等。深深庭院,就像困住女子自由幸福的牢笼。她们成天百无聊赖,只能在这庭院之内守望夫婿给她的那一片天空,看云卷云舒、花开花落、日升月落。

  【赏析】“庭院深深深几许”,在这无比幽深的庭院之中,词中女子正独处高楼,她的目光正透过重重帘幕,堆堆柳烟,向丈夫经常游冶的章台之路凝神远望。然而,无论站多高,望多远,都望不见思归之人。在这深深庭院中,人们仿佛看到一颗被禁锢的与世隔绝的心灵。

  【赏析】梨花飘舞纷飞的阑干阶砌(“玉阑”),把春色深深紧锁的宫苑(“建章”),都是活活葬送女子青春自由的牢笼。“锁”是全诗的诗眼。满庭春色,闭锁于高墙之内;宫女的年华也锁于重门之内,白白消逝。由这“锁”字自然地引出下面两句:“唯有落红官不禁,尽教飞舞出宫墙。”“出宫墙”,这是宫女的愿望,因此那落花“飞舞出宫墙”的眼前之景,特别触动她们的心,她们恨不得立即变成落花,飞舞而出。

本文由澳门星际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