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有三首诗写到新嫁娘不过我们只熟悉他的最

作者:诗词大会

  从《诗经》当中的“关关雎鸠,在河之洲”,到“桃之夭夭,灼灼其华”,说明了在那个时代人们对于婚姻和家庭的重视。在这一思想的引导下,古典诗词当中有很多写到婚姻家庭的诗词,尤其是对于新嫁娘的关注。

  不过,在古典诗词当中,很多诗人都是假借新嫁娘来表达自己对于理想,对于未来的依赖和渴望。比如朱庆馀唐诗“妆罢低声问夫婿,画眉深浅入时无”,就是以新娘初婚自喻,来比喻自己是否通过了科举的考核。

  我们今天所分享的这一首古诗,其实是一组组诗。诗人在这首组诗的三首诗当中,都提到了新娘。但是我们只对于最后一首古诗比较熟悉和了解,而其他的两首古诗都知之甚少。且看:

  这组古诗的题目是《新嫁娘词三首》,作者是唐代知名诗人王建。在这几首诗歌当中,我们只对于其中的“三日入厨下,洗手作羹汤。未谙姑食性,先遣小姑尝”有所熟悉。这简短的20个字所体现的是一个新嫁娘的小智慧,为了赢得公婆的好感和信任,她“洗手作羹汤”而且“先遣小姑尝”,以了解“姑食性”,为在这个家以后的角色打下基础。

  除了这首《新嫁娘词·其三》之外,我们从前两首唐诗当中可以看到当时的一种婚俗。

  在《新嫁娘词·其一》当中,就体现了刚过门的一种婚俗,“邻家人未识,床上坐堆堆”写的是新娘到了婆家之后的局促不安;而“郎来傍门户,满口索钱财”体现出了闹洞房的一些细节。这些没有结婚的大小伙子躲在新房当中,看到新郎要过来,就“满口索钱财”,讨个喜钱图个吉利。

  在《新嫁娘词·其二》当中,“锦幛两边横,遮掩侍娘行。遣郎铺簟席,相并拜亲情”则是体现的新嫁娘以新媳妇的角色开始在丈夫家生活。在经历“锦幛两边横,遮掩侍娘行”最初的羞涩和“犹抱琵琶半遮面”后,妻子“遣郎铺簟席”,一同拜见丈夫家的亲人。

  整体来说,这首《新嫁娘词》非常细致入微地展现出了新嫁娘的生活,而且在某种程度上也透露了当时的婚姻风俗。相比而言,这首组诗虽然有三首,但是《其三》的内涵和韵味,远远超出了前两首。

本文由澳门星际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