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香·旧时月色:欧阳修写新嫁娘的一首宋词闺房

作者:诗词大会

  欧阳修是唐宋八大家之一,古文成绩斐然,诗词成就也不甘落后。而且他的诗词基本上都是婉约词,尤其对于离愁别恨主题的表达最为经典。在他的诗词当中,对于女性形象有非常细致的描写。

  这样的诗词早已经成为中国古典诗词的一个传统,从诗经开始就已经产生。到了唐诗宋词的发展阶段,诗词中对于女性的描写完全可以成为了一种单独的题材。今天我们所分享的是欧阳修的一首精彩宋词。且看:

  这首宋词的题目是《南歌子·凤髻金泥带》,乃是欧阳修写新嫁娘的一首宋词,对于闺房中夫妻情笃的温柔的反映很是细致,读来让人心动。从《诗经》中桃之夭夭开始,古人对于新娘的描写就充满了浓厚的兴趣,唐诗中“妆罢低声问夫婿,画眉深浅入时无”的词句更是充满了对闺房之乐的反映。

  上片一开始写新婚的女子清早起床后的精心梳妆。“凤髻金泥带,龙纹玉掌梳”,手拿着巴掌大的一个梳子,整理着各种头饰扎起头发。人都说新婚女子是最美丽的,精心梳妆的婚后女子更是如此。

  接下来写新婚女子和新婚丈夫的亲密无间。“走来窗下笑相扶,爱道画眉深浅入时无”,离开了梳妆台,女子依偎仔新婚丈夫的怀中,笑着问他,我这打扮的模样上妆、到底合不合适?在这里明显引用了唐代诗人朱庆馀《近试上张水部》中的“妆罢低声问夫婿,画眉深浅入时无”唐诗名句。

  上片写女子的娇羞,写女子和新婚丈夫的俩情相悦,这细微的生活片段是她人生中最美丽的瞬间之一,同时也让我们想起自己结婚时的点点滴滴。下片一开始,依然写两个人的相依相偎,浓情蜜意不必多言。

  “弄笔偎人久,描花试手初”,两个人温柔相待的生活情趣,这就是如胶似漆最贴切的表达。“等闲妨了绣功夫,笑问鸳鸯两字怎生书”,也正是因为两个人耳鬓厮磨耽搁的时间太长了,以至于“妨了绣功夫”,耽误了女子刺绣的时间。

  但是显然两个人都沉浸在这甜蜜的幸福当中,即便是时间耽搁也毫不气恼,只是换了一种表达方式来继续两人当前的温存。女子最后一句“笑问鸳鸯两字怎生书”,写出了她对于两个人爱情甜蜜的表达,而且也流露出她对于未来生活情同鸳鸯的愿望。

  欧阳修生活的时代是宋代初期,那个时候的宋词虽然在五代词的基础上有了很大的发展,但并没有完全脱离五代词艳丽的风格,欧阳修的早期的宋词就是如此。不过,早期的欧阳修对于新婚女子有如此细致的描写,对于闺房中夫妻情笃的温柔的表现,对于早期的宋词发展来说,着实是一道美丽的风景。

本文由澳门星际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