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课 50个极美词牌名初见便怦然心动!

作者:诗词大会

  词牌,亦称为词格,是填词用的曲调名。它们的由来都藏着一个耐人寻味的故事,且听我慢慢道来。

  又名“洞庭春色”“东仙”“念离群”等。永平三年,汉显宗刘庄封第五女刘致为沁水公主,婚配东汉开国元勋邓禹之孙邓乾,并为其修建园林一座,名为沁园,后为外戚窦宪所夺,有人作诗咏其事,这个词牌由此得名。

  又名“百尺楼”“眉峰碧缺月”“挂疏桐”“黄鹤洞中仙”“楚天遥”,《词谱》以为此词取义于“卖卜算命之人”。

  始于唐宣宗大中初年。相传唐代女国(缅甸的罗摩国)来进贡,他们梳着高高的发髻,戴着金饰的帽子,身上挂满了珠玉缨络,称为菩萨蛮队,于是有人制作出了“菩萨蛮”词牌。

  是商调曲,又名“黄金缕”“鹊踏枝”“凤栖梧”“卷珠帘”“一箩金”,原唐教坊曲名,本采用于梁简文帝乐府:“翻阶蛱蝶恋花情”为名。

  又名“秦楼月”“双荷叶”“蓬莱阁”“碧云深”“花深深”“中秋月”。最早见于《忆秦娥·箫声咽》词。

  因词中有“秦娥梦断秦楼月”句,故名“忆秦娥”。“秦娥”本指的是古代秦国的女子弄玉。

  又名“长相思令”“相思令”原唐教坊曲名,后用为词调。因南朝乐府中有“上言长相思,下言夕别离”一句,故名长相思“。

  又名“满庭霜”“江南好”“满庭花”,因柳宗元有“偶此即安居,满庭芳草积”的诗句而得。

  “念奴”是唐朝天宝年间的著名歌妓,“善歌唱……声出于朝霞之上,虽钟鼓笙竽,嘈杂而莫能遏”。

  传说唐玄宗曾亲自作曲填词,命念奴歌唱,果然“娇滴滴如夜莺啼鸣,婉转转似百灵放歌,活泼泼如鸳鸯戏水”。玄宗龙颜大悦,遂将此曲定名为“念奴娇”。

  唐玄宗避安禄山乱出逃,在马嵬坡迫于形势,将杨玉环赐死。后在霖雨连绵之夜,玄宗车行于蜀中栈道之上,马铃和着潇潇雨声,更添寥落与凄惨。

  他想自己身为一国之君,连心爱的妃子都保护不了,不觉悲从中来,口出“雨淋铃”三字。

  后来命教坊“采其声为《雨霖铃》曲,以记恨焉”,并叫伶人张野狐吹奏,从此流传于世。

  陆游年轻时娶表妹唐琬为妻,感情深厚,但因陆母不喜唐琬,威逼二人分离。多年后陆游沈园春游,与唐琬不期而遇。

  陆游“怅然久之,赋《钗头凤》一词,题园壁间”。据考证,《钗头凤》词调是根据五代无名氏《撷芳词》改易而成。

  因《撷芳词》中原有“都如梦,何曾共,可怜孤似钗头凤”之句,故取名“钗头凤”。

  又名“元会曲”“凯歌”“台城游”。相传隋炀帝在开凿大运河时,曾制《水调歌》,唐代发展为大曲。凡是大曲都由几个乐章组成,“歌头”就是开头一段。

  清代《古今词话》记载“东坡守杭州,湖中宴会,有官妓秀兰后至,问其故,以结发沐浴忽觉困倦对,座客颇恚恨”。

  秀兰受责怪后,于酒席上摘石榴花献在座诸宾,未曾想更激怒了宾客。苏轼为此赋“贺新凉”,即“乳燕飞华屋”也。秀兰歌之,众人始息怒而乐。

  一说因欧阳修有词“鹊迎桥路接天津”一句,取为词名。又有一说,此调因咏牛郎织女鹊桥相会而得名。以上说法都表明了这一词牌与“鹊桥相会”的神话有关。

  据说,北宋寇准在一个暮春之日和友人们去郊外踏青,忽然想起唐代诗人韩翃“踏莎行草过春溪”之句,于是作了一首新词,名为“踏莎行”。

  楚汉相争,西楚霸王兵败乌江,听四面楚歌,自知难以突出重围,便劝所爱虞姬另寻生路。虞姬执意追随,拔剑自刎,香销玉殒。

  虞姬血染之地,长出了一种鲜红的花,后人把这种花称作“虞美人”。后人钦佩美人虞姬节烈可嘉,创制词曲,就常以“虞美人”三字作为曲名,诉一缕衷肠。“虞美人”因以为名,逐渐演化为词牌名。

  又名“浣溪纱”,典出“西施浣纱”。西施是春秋末越国的浣纱女子,粉面桃花,楚楚动人。

  她在河边浣纱时,清澈的河水映照她俊俏的身影,鱼儿看见倒影,忘了游水,渐渐沉到河底。历史上以“沉鱼”代称西施。

  唐教坊曲名,本是巴渝民谣。“竹枝”原是巴山楚水一带的民歌,刘禹锡任夔州刺史时,曾在建平见到联歌“竹枝”,他也效屈原作《九歌》为其谱写新词九章,称《竹枝词》。

  据唐传奇《柳氏传》里的记载,柳摇金是天宝年间长安的歌姬,通晓翰墨,歌喉婉转。柳摇金因韩翊的诗才而对其心生爱意,韩翊对柳氏亦有好感。

  后韩翊考取进士及第,回乡省亲,路途遥远不便携柳摇金同往,便将妻子留在了长安,独自回乡。韩翊省亲期间,安史之乱起,战火连天。

  柳摇金为保清白,寄身法灵寺避难,两人也因此失了音信。饱经坎坷与悲欢,韩翊和柳摇金得以破镜重圆,白头偕老。

  中唐著名政治家李德裕任浙西观察使时与一个叫谢秋娘的歌妓相好,可惜谢秋娘红颜薄命,很早就死了,李德裕为纪念谢秋娘,用隋炀帝所作《湖上曲·望江南》调撰《谢秋娘曲》。

  又名“梦江南”“望江南”“江南好”,忆江南,本名《谢秋娘》,李德裕为亡妓谢秋娘作,因白居易词中有“不忆江南”,而改名《忆江南》。

  又名“丑奴儿令”“罗敷媚”四十四字。原唐教坊大曲中有《采桑》,后截取一段单行,取为词。始于晏殊。

  又名“定风流”“定风波令“等。唐教坊曲名,敦煌曲子词中有“问儒士,谁人敢去定风流”一句,此调取平定叛乱的意思。

  周邦彦自创,因为它冲犯了六个宫调,那都是最好听的章调,可是要唱好它并不容易。昔日高阳氏有子六人,富才华而貌,故以此取为曲调的名字。

  相传为后唐庄宗李存勖自度曲。起初叫《忆仙姿》,苏轼嫌调名不雅,取词中“如梦、如梦”之叠句,改名《如梦令》。

  唐代教坊曲,后转作词调。据传《生查子》的“查”字本是“楂”字,省笔写成“查”字。

  毛先舒《填词名解》云:“词以慢名者,慢曲也。拖音袅娜,不语辄尽。”最早见于北宋晁补之词,名《胜胜慢》,是为他的家妓荣奴离去所作。

  又名“玉楼春”“西湖曲”。唐和五代词人所填《木兰花》,句式参差不一,宋人定为七言八句。

  出自东汉刘晨、阮肇天台山采药遇仙女的典故。相传东汉年间,有刘晨、阮肇二人去天台山采药,在山上偶遇两位仙女,便跟随她们入了家中,食胡麻饭,又行了夫妻之礼,优哉游哉的过了半年才返回家中。

  谁知山上一天山下一年,山下他们的妻子儿女早已不在,只有几个不知道隔了多少辈的子孙。这二人再上山去,仙女早已不知所踪。

  又名“清平乐令”“醉东风”“忆萝月”,原为唐教坊曲名,取用汉乐府“清乐”、“平乐”这两个乐调而命名。

  又名“一斛珠”。据曹邺小说《梅妃传》载,唐玄宗封珍珠一斛密赐江妃,江妃不受,写下“长门自是无梳洗,何必珍珠慰寂寥”的诗句。

  原为唐教坊曲,后用作词调,据说创自刘禹锡和白居易,但事实并非如此,他俩只是《浪淘沙》的模仿者。

  唐玄宗开元年间的敦煌曲就有了《浪淘沙》的曲调名,这个曲调是流传于丽江纳西族民间的洞经古乐。

  洞经古乐是中原道教音乐融合纳西族民间音乐的音乐,是古蜀氐羌巫观祭祀音乐形成的青城洞经古乐。后人考究这个洞经古乐就是晚唐《浪淘沙》的音乐原型。

  《汉书·张敞传》:“(敞)又为妇画眉,长安中传张京兆眉妩。”词调名盖本此。

  汉宣帝年间,张敞任京兆尹。因为他的妻子幼时受伤,眉角有了缺点,所以他每天要替他的妻子画眉,于是遭长安城中的人讥为“张京兆眉妩”。

  张京兆画眉实际上是画的是情,正因为如此,才为后人追慕。这么一个温柔而浪漫的故事,千百年来不知道引来多少人艳羡。

  《忆王孙》这个词牌据传是取秦观词《忆王孙·春闺》“萋妻芳草忆王孙”句中的词语为词调名。

  《楚辞》里有“王孙游兮不归,春草生兮萋萋”。刘安《招隐士》里有“王孙兮归来,山中不可以久留”。

  后来诗人多用“王孙”、“芳草”作为感景怀人之词。到了后来,也用来尊称一般的青年男子了。

  原唐教坊曲名,后用作词调名。传说此调为吕洞宾所作,原用以咏洞府神仙。但敦煌曲《云谣集杂曲子》载有词调,与宋人所作此词体式不同。

  任二北《敦煌曲初探》根据其中有“恨征人久镇边夷”、“令戎客休施流浪”等句,认为与玄宗朝征兵戍边事有关,因而推断此调创于开元、天宝之际。

  祝英台与梁山伯的故事,为我国男女因恋爱而殉身相传最早且最普遍的故事。《祝英台近》这个词牌名就是以梁祝故事为词调名。

  原为唐教坊曲,后用为词牌。 敦煌曲词中有:“得谒金门朝帝庭”句,疑即此本意。即咏词牌本意。

  毛先舒曰:唐朝张均的一个家妓叫多丽,擅长弹琵琶,也会赋诗填词。又名《绿头鸭》、《陇头泉》等。

  唐教坊曲名,宋·王灼《碧鸡漫志》云:《玉树后庭花》陈后主造,其诗皆以配声律,遂取一句为曲名。

  原唐教坊曲名,摸鱼即捕鱼,为宋代俚语,儿或子,为模仿乐府曲名,后用作词牌,亦称“摸鱼子”。

  唐开元年间,由于唐玄宗酷爱音乐,置宫中梨园,到处搜罗歌曲、舞蹈。这首名叫“摸鱼儿”的曲子也被搜罗进宫。

  满江红,词牌名,又名《上江虹》、《念良游》、《伤春曲》。唐人小说《冥音录》载曲名《上江虹》,后更名《满江红》。宋以来始填此词调。

  又名“小阑干”“玉腊梅枝”。唐无此词调,宋人晏殊作《珠玉词》中有“长似少年时”句,取之为名。

  据《白香词谱》考证:本调始于唐,原是唐教坊曲名,正名《相见欢》,调名本义及源流已无考。

本文由澳门星际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